沼皇女

沼。

难过。
请了双休日之前的两天作病假,回学校发现还要补作业,晚上又带错了作业回家。这是这整一学期郁闷爆发的导火索。

来总结一下吧。
一直在沉迷游戏,先是舰n(感恩节活动被刁民到失智),梦100(极大了满足了我的集邮、不能也不用作取舍的收集癖,但是抽石非得不行,准备a的时候猛然变欧但好累于是x),现在是es日服(休闲养老,搂着茶会英智看夕阳,偶尔为了能不能顺利排位攒不住点卡),还有ul(硬是把多人玩成了单机,一人吃涡已成常态,今天也没有玛皇库恩和泰瑞)。


因为座位安排没有同桌了一个学年,mogiarthria。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一初中本来没有好好关系的女生每天无间断网路聊天,因为都沉迷游戏x。是自作自得,虽然知道对方是好意但…经常会被一句话激到烦躁(还好对方在au基本见不到面,否则早就忍不住友尽了…)完全是自己脾气太乖僻…。

打着游戏的时候,想着爆肝的时候,会突生“这么拼命干嘛呢,梦百再甘地再大佬不也撒手了”。但是小哥哥的笑脸简直是不肝就夜长梦多,难过,可怕的死循环。同理读书、同理努力奔波的时候。

我到底在说什么。

哦,受到图书馆里dazai osamu先生的影响(文野的话也有看啦),对疼痛的恐惧没有消失却更甚,对朝气蓬勃的自我解脱感到了…的心情。
停手啦、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测试说是dismissing的人格,爱对于我来说好累啊,这不明摆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嘛…哈哈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