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皇女

沼。

中午的梦已经忘记了

在天台读了半小时书晒得头晕 情有可原

不知道有没有说梦话 醒来在大喘气 现在说话像没上松香的弓扯着弦

内容只记得轮廓

我私密又值得骄傲的东西被亲戚调换(?

被什么人凶了

然后被落下


反正我现在声音好傻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