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皇女

沼。

最后一次市质检

考完了
感觉完蛋 语文也不行

之前有时评材料说:娱乐是分层次的

那快乐也是分层次的

考完回教室有男生大喊过年啦是一种可以笑的 但也可以不笑
我大多时候都跟着一起笑浅尝辄止的笑礼节性微笑
深沉的快乐我可能很久都没有拥有 忘记是什么感觉 要怎么做才会得到
所以要坚强读书我也可以 但是只要一只手指就可以把我推下悬崖 上周三哭了一个中午
是这样 早就被b单方面闹掰了我坚信我无辜至少在这件事上?连续在三次质检前闹事是真正的朋友吗?还是不能用我苛刻自己的条件去期望别人?反正一切都过去了 不会再有四处咒人情感破裂的高中女生company了
再过28天我就不是女高中生了

前天临时讲的散文:过于自知的美令人生厌,毫无自觉的美有种别样的可爱
我知道我过于自知我不美但是可爱 而且善于利用 投机取巧 获取在广泛女生男生中的友好
但是其他人都认为我属于后者 太年轻了把…………。 不过这样也很好 反正等他们长大认清的时候我早就用不上可爱了

新的一段company 一开始就定位为只有company 没有深层交流
但是很愉快 掌控一切 了解实情的感觉

伤害不了我了。

突然很想读考古 可是我只能读那种搭证/策顺风车学校的(
文物修复是读不了了
仍然在走避免人际的老路
还是这样的人

评论